您的位置:

首页> 经验故事> 室友男友

室友男友
  我和同学玲已经住在一起三个月了,在学校时我与婷、玲三人是死党,所以
也一起找了间公寓一起住。这天我与玲和她的男友一起出来玩(我男友和婷因为有
事没有来),那天晚上我们就住在一栋小木屋里。

  小木屋里摆着两张单人的沙发与几个懒骨头,配上柔和灯光,光看就觉得很有
气氛。玲的男友长得斯斯文文,有着运动员的体格,豪爽的个性,不能算是英俊,
算帅帅的那种,其实不算是我爱上同学的兼室友的玲的男友,只是那天晚上不晓得
为什幺会这样。

  那天晚上我们在小木屋里喝点小酒,几个小菜,三个人叽叽喳喳聊个没完,也
许大家心情都有点HIGH,不知不觉已喝的有点醉。

  酒的后劲已开始发挥作用,三个人脸喝得红通通的,话也愈来愈大声,不一会
玲先喊不行了说想先睡了,于是要她男友帮她喝剩下半杯的酒,她男友倒也乾脆的
一口气喝了下去。
 
  看到这情形我也闹着要她男友帮我喝,以前我可不会这样子,大概是与她男友
愈来愈熟,且在酒精的催化下,我才敢这般放肆。

  这下子可苦了玲她男友,将近一杯半的烈酒他皱眉的喝了将近十分钟才喝完。

  玲离开后我也先去洗个澡,换上轻鬆的衣服后重新回到小木屋的客厅,虽然时
间已经不早,我仍没睡意,大概是因为喝了酒的关係,所以我就又和玲的难友喝了
起来。

  他有点无奈,因为他刚一口喝了三人份的酒,使他觉得昏昏沈沈想睡,于是他
对我说他也要先洗个澡提提神,再来陪我。

  他洗完澡换了件短裤和内衣回来,坐在我后面的沙发上,有一口没一口的陪我
喝着酒。而我则是半躺在地闆的懒骨头上,已有点醉醺醺的感觉了。 也不知又过
了多久,后面居然传出了一阵阵的酣声,我本能的回头看了一下,这不看还好,一
回头居然看到玲她男友春光外洩了一小部份下体,我赶紧回头。

  但我掩不住心里头怦怦跳个不停的心跳声和好奇心,因喝酒而微热的脸一下子
变成灼烫,后面的酣声又持续而平稳传来,使我更加按耐不住偷窥的慾望,仗着酒
精鼓起的勇气再回头看一眼。

  因为我是躺在地闆的懒骨头上,而玲的男友是坐在沙发上,所以我一回头,看
过去的第一眼就是那部位。
  
  我定了定神,找到灯的开关,将它扭到最大的亮度,再仔细的看:他穿一件很
宽鬆的四角平口裤,因为睡着了使得脚张了开来,让我很方便的能从裤口顺着大腿
往里看,从这里只可以隐约看到一小部份,实在无法满足我的偷窥慾,我慢慢的爬
过去,跪在地闆上,先深呼吸几下,摒住气息便将裤口轻轻的往上拉,因为那件裤
子很宽鬆且不会很长,于是很轻易的能拉到我能一览无遗的程度。  

  只见略呈粉红色的龟头被包皮盖住一小部份,因看不到冠状沟所以更加增添了
点神秘感,整个阴茎的颜色并不深,与旁边大腿根部的颜色比较只稍微深了点。

  阴茎慵慵懒懒的枕着阴囊里面的两颗蛋蛋,不很粗,而长度比阴囊稍长,目测
一下大约有10几公分,龟头因而感觉悬空于阴囊之外,使得阴茎看起来有一种修
长而讨人喜欢的感觉。阴囊的颜色与阴茎是一样的浅褐色,更衬托出粉红色龟头的
……可爱?

  那时脑海闪过的形容词,也许看起来像小孩子一样白白净净的。当然SIZE
要大很多。而我的男朋友,阴茎、阴囊的颜色都是暗褐色,我更没见过白里透红的
粉红色龟头。

  我现在的男朋友勃起时长度约有11、12公分,做爱时我都已经感很满足了
,真不知玲的男友勃起时会有多长?被这种阴茎插入体内的感觉不知是什幺滋味,
想着想着开始觉得阴户的淫水在分泌,内裤有点湿湿的。

  看着他整个阳具的感觉,真是愈看愈好看,好想拿在手上玩一玩,低下头去用
嘴巴亲一亲、含一含,对我男朋友我从来没有这种主动要去含的冲动,我男朋友的
阴茎属于黑黑的、粗短形,毛又多又密又捲,看起来就觉得好像髒髒的,跟他的比
起来我男朋友的好像非洲土着。

  就这样看了好一会,身体愈来愈感到燥热,这时突然发现龟头的马眼上有一滴
液体,不知道是尿,还是前列腺液,我不由得兴奋起来,听酣声并没有降低,反而
比刚才大声,我想他已经达到酒醉熟睡的状态,便大着胆子用左手提着裤口,将右
手缓缓伸到里面,并小心不去碰到大腿与其他地方,怕他突然惊醒,那我就真的糗
大了。

  然后用食指将马眼上那颗液体轻轻的抠下来,手缩回来时那液体却拉成一条细
丝,灯光的照射下,闪耀着晶莹的光芒,看着这情景,我愈来愈兴奋,将手指拿到
鼻端闻一闻,没有味道,再将手送到嘴边,用舌头小心的舔着,有一点点鹹味,似
乎还有一点淡淡的酒味,滑滑的,在嘴巴里不容易化开。

  因为从没嚐过这种味道,我贪婪的用手指再去搜括,这次更大胆的用食指与姆
指轻轻的、轻轻的在马眼上挤一下,有一小滴,比刚刚多,这次直接送进嘴里,吸
吮起来,好像吃完食物在吸手指一样,并幻想着如果现在喷出精液,能让我满口接
住不知道有多幸福。

  回想着与男朋友做爱的感觉,品嚐爱液在两片嘴唇与舌头间滑滑的、有点张力
的味道,这时子宫与阴道突然感到一连串强烈的收缩,我这没用的女人竟然就这样
高潮了,我的内裤早已湿透了。

  一些淫水甚至沿着大腿流下来,虽然没人看到,我还是觉得很尴尬,那时真不
知自己在想什幺,我竟然将流下来的淫水用手指头颳一颳收集起来,一些抹在他的
龟头上,一些则小心奕奕的抹在他的嘴唇上,也不知道是我手太用力,还是他的嘴
唇比鸟鸟敏感,他居然头摇了两下,我吓得赶快将裤子放掉,一颗心快停止了,还
好他只是用舌头舔了舔嘴唇,然后继续打呼,没醒过来,这下子不就把我淫水也舔
了进去,心里头有一种说不出的异样感觉。

  我看着玲的男友,呆想着刚刚的事,脑海中一直幻现那粉红色龟头,它勃起的
样子、喷出精液的样子。又想着马眼上分泌的爱液,心想男生在没勃起时怎幺会分
泌,还是在睡着前对谁动了淫念。是玲吗?  

  他刚刚去洗澡时有回房拿换洗衣裤,以前我跟玲睡在一起过,知道玲有裸睡的
习惯,他刚说要去洗澡,该不会是跑去跟玲做完爱去吧!  

  还是我呢?我刚刚洗澡完出来身体并没有擦乾,而且我出来时并没有穿胸罩,
从我薄薄的衣服可以清晰的看到我乳房的轮廓和突起的乳头。再加上我是最后一个
跟他同处一室,我现在的穿着一举手投足都会走光,从任何一个角度,都能轻易看
到我没穿胸罩的乳房,再看低些也能看到我那跑出内裤外的几根阴毛。

  想到这里低头看自己被淫水溼透的内裤,突然一阵慾火又起,趁理智还没被性
慾盖过时,我要赶快再去洗个冷水澡,于是我起身要将玲她男友摇醒。

  一开始我只是轻轻的摇,一点效果都没有,到后来加上声音,用力摇晃一阵子
也只换来他糢糊不清的说:「婆,好啦!我等一下就回房去陪妳。」原来他真的很
醉,根本不知道谁在叫他。

  早知道刚也不用那幺小心,我忍不住又将手伸到他胯下隔着裤子抚摸起来,感
觉上像是稍稍弥补刚才的蠢样,他突然移动了一下身体,我怕他醒来,我赶紧放手
,脸红心跳的往浴室冲。

  我早已洗过澡,所以只是用莲蓬头沖着冷水,一面沖一面看着大镜子中的自己
,一抹微晕的红在双颊、因着高涨的情慾而硬挺的乳头、全身漾着酒后的热。

  这时,我从镜子中看到洗衣桶内有玲她男友刚换下白色的三角内裤,在冲动下
,不自觉的将它拿起先看了一下,没有黄色的污渍,看起来很乾净,拿到鼻端闻了
起来,完全没有尿骚味,冲鼻而来是一股股不能算香,也不能算臭的男性荷尔矇特
有味道,完全没有像经过类似学校这种公厕时,所飘散出另人牙酸皱鼻的气味,这
股纯粹的味道深深吸引着我,阴道不觉的开始收缩着、我发现我又快不能自己了,
一股要喷洩而出的慾望快将我吞噬了。

  内裤盖在脸上、在一次次的深呼吸中,激起我一阵阵的悸动,不知觉右手便往
阴唇移去,起先慢慢的搓着她、圆形的来回摩蹭、在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下,顾不得
浴缸要不要先沖水就躺了下去,一只脚跨出浴缸外,让我的阴户尽可能的张开,粉
红的小阴唇、小而神奇的阴蒂微微涨大、配上直、短,不浓密的阴毛。

  我自恋的认为这是最美的阴户,伴随着蠕动的身躯,中指也加快了对阴蒂律动
的速度、在大、小阴唇与阴蒂间来回搓揉、阴道里因着情慾得到激发而流出潺潺淫
水,渐渐在浴缸里积蓄成了小小一滩,中指慢慢滑向阴道里,想像着那龟头正在抵
着我的阴唇;阴茎正插入我的穴中、充满我的体内、一次又一次的捣我、两颗蛋蛋
也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大阴唇。

  啊∼不行了∼承受不住的快感,如排山倒海般向我袭来,好想让梗在喉间的满
足宣洩出来、但我不敢,只能嘤嘤咽咽的低声喘呼着,在一次次的阴道收缩放鬆后
,彷彿绕了黄山层层叠叠,终于登上了山顶,我又达到一次高潮。

  不知是否酒后的自製力较薄弱,让我想要更放纵,还是一直处在不敢尽情呼喊
的抑製中,虽已高潮,但我的手指仍不愿就此停住,不停的搓揉阴蒂,直到我的尿
憋不住,配合着阴道的收缩,让它尽情而强力的喷洒出来,看着尿液从散射喷洒的
飞珠溅玉状,渐成为涓涓细流,而后伴随着原来那一小滩淫水,缓缓的消失于浴缸
的排水孔中。

  脑中一直不断联想着龟头射精出来的样子,我闻过但我没有嚐过精液,所以想
像不出那种味道。我倒是嚐过淫水的味道,那是与婷和玲我们三个人住在一起以后
的事。

  我渐渐平息了喘息声,只感觉到一股深沉的空虚,我叹了口气,拿着洗好的内
裤回到我今晚的闺房里晾好。整个屋子就剩我一人醒着,躺在床上是怎幺样也睡不
着。  

  我一直以来不喜欢口交,总觉得男人的阴茎总是会伴随着或多或少的尿骚味,
此时的我突然有很强烈的慾望想喝喝看,这是我从来未曾有过的想法,为何在今夜
会有如此的转变?我想应该是玲她男友给我感觉很乾净吧?搞不好她老公有洁癖。
  还是我不够爱我现在这个交往近三个月的男友?该不会如一些小说的情节一般
不知不觉喜欢上别人的男友吧?我分析不了内心的想法,现在只是任凭感觉在导引
我。

  在要不要回客厅去的天人交战中,我突然想:或许酒喝到正值亢奋期吧?再喝
点,醉醉的可能就好睡了,想好了为自己想去小木屋的客厅所找的藉口,我故意加
重脚步声往外走,看玲她男友会不会醒,如果醒了,就要他再陪我喝一杯,就这样
结束今晚也好,如果没醒,至少有酣声陪我,减少一个人在深夜独处的寂寞感。

最热图片   收藏网址www.gk41.com

最热小说   收藏网址www.sw04.com